Doris Yeh (閃靈樂團執行長)

關於部落格
我多半都在臉書唷~! www.facebook.com/dorisofficial 或是www.facebook.com/dorisyeh
  • 1525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樣的24小時,截然不同的心境

在恢復大吃大喝外加宵夜吃冰的日子隔一天,我來到了一個熟悉的場景,跟昨天完全不同的場域,一個所有參與過台灣民主進展過程的人都會熟悉的場景。我唸書和補習時都會經過凱達格蘭大道這塊區域,那時的本土運動與街頭抗爭興起,警方動不動就出動灑水車向群眾噴水驅離或上街抓人,我幾次翹課目睹了整個過程;2004年大家手牽手護台灣,在這裡看到所有人把手牽起來為了保護這塊家園時的感動;隨之而來的倒扁狂潮一波接一波,包括2007年紅衫軍長期聚集此地,透過新聞畫面看到政治與媒體不斷教唆全民慘不忍睹地屠殺本土勢力。 而今,2008年的八月,再度踏上這條曾命名為介壽路的凱道,想想,它不正記載著台灣人的性格,一個你不想承認但卻又不得不接受的性格嗎? 我們幾群人一起生活在一個大島上,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價值觀與方向感,但是,我們卻又彼此依賴,相互共存,也同時彼此仇視。今天看到一群阿嬤、阿公大清早就自費上來到台北,揮汗走了兩小時的路,再待在太陽下邁力的揮舞著一雙雙被台灣深愛過、也深愛著台灣的手。 我講的愛台灣不是專利,是專注。就像愛情沒有專利,只有專注。台灣本土派就是專注只愛台灣一個,不會愛台灣以外也愛另外一個中國。一個專不專注的基本態度,就影響了整個國家的價值觀,影響人民的幸福與生計。 今天遊行的人參加得多,但訴求的強度沒有做出來,是我覺得最可惜的地方。我說的是訴求以及力道強度不夠,好不容易把人摳來,卻沒有呈現出「顧腹肚、護主權、要陽光」這三個訴求的力道。如果按媒體解讀的嗆馬,也沒嗆出個壓力。KMT的人這一次也感受不到你射出去的炮彈,輕鬆過關。好像大費周章花了錢花了力氣買到了一堆炮彈卻發射沒有射準,讓對方毫髮無傷。(謝教授也只能辛苦的在台上撐場面了..) 為什麼在辛苦挨餓加筋骨酸痛的拍照隔天不送我一個慵懶的下午,而是一個沈重的未來呢?盤古的主唱敖博曾經跟我說過:"因為你就是太愛台灣,才會傷的這麼重。這就像愛一個人一樣。" 這或許是一種太愛台灣的悲哀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