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is Yeh (閃靈樂團執行長)

關於部落格
我多半都在臉書唷~! www.facebook.com/dorisofficial 或是www.facebook.com/dorisyeh
  • 1525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野蠻的國家,野蠻的人民,野蠻的媒體

耳朵不像眼睛閉上就可以不聽、嘴巴合上就可以不吃,它是一個沒得選擇的器官。新聞台如此無所不在的環繞在我們周圍:去美而美買早餐、還是在上班的場所、開會坐計程車、中午晚上去小吃店吃個飯,電視新聞都會以各種方式綁架你的腦袋,擾亂你的思緒。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是中研院要連署叫大家推動各餐廳禁播新聞,真是讓我不能同意他們再多。 在日本、美國或是歐洲時,我很少看到餐廳裡會放新聞的,幾乎沒有碰過。會開著電視的店家本來就很少,而有放電視的也只看到播放音樂台或是體育台,不是播足球、棒球,就是音樂休閒頻道,但通常都是放音樂比較多。(我在洛衫磯沒有一家餐廳播放過新聞台,但唯獨在洛衫磯地區DIAMOND BAR裡的「大華超市」這個由台灣及香港韓國人聚集的商城裡,竟然還是會看到新聞台,而且是台灣的中天或東森新聞!!在那裡似乎只有這兩個頻道是看得到的,其它的電視台除非透過網路。) 台灣人為什麼可以這麼愛看新聞?看著主播的臉皮和眼睛的彈性如橡皮糖一樣戲劇性的來回跳動、聲調可以隨時以八度音的方式切換、導播的鏡頭可以又遠又近從正面從側邊的讓主播們以各種不同的角度姿勢講同一則新聞;一進報導畫面,還可以聽到新聞播報時記者立刻高八度的配音,這些志在未來主播的記者們表現起來比起現場主播通常都要誇張個十倍才甘願。 而這些包羅萬象的資訊,是片斷的、沒有系統性的。有時,它甚至沒有知識性和邏輯性。 東森新聞最常被我拿來說是「美華報導的電視版」,它「怪力亂神」的程度簡直讓我每每眼界大開,有時我覺得他們這些消息來源到底是哪來?把謠言當新聞,人家八卦壹週刊要爆料什麼至少有看起來像個樣的證據,但東森新聞似乎是只要憑著「謠言」就可以做一個專題新聞的水準。什麼鬼屋傳說、命理預測、祖墳風水等等,好像是那種街坊三姑六婆嘴裡可以說的出來的,他們都可以做成新聞,不知他們是否是以三流八卦新聞台自居。 台灣大部份新聞從業人員的水準在於,他們覺得是新聞素材的東西,都是很庸俗表面的,而他們自己在詮釋報導內容時,受限於知識不足,能夠下的判斷和結語也很low(現在很多記者在報導政治或社會事件時的手法,跟一個國小學生能夠想出來的差不多。尤其他們把麥克風嘟到當事人旁邊時問的問題或是在新聞結束前一時興起下的”評論”,只能用弱智來形容)。 這些相關系所畢業出來的記者,「大部份」求學過程所接觸的、所思考的整個邏輯都是跟著國民黨教育下來的那一套。他們對「台灣」的看法是什麼?感情是在哪裡?對台灣有如今藍綠對立的現狀只能以他們有記憶以來的印象作做基礎,無法拉到整個歷史脈絡的高度、無法展開多社會元面向的寬度(全都台北觀點和判官姿態),更無法描繪出台灣精神價值的深度。 最後,藍綠立場才成為他們一切智識來源裡最無可挑戰、無堅不摧的根。 我一直認為,水準不是一種階級,而是一種「美感」。台灣的新聞就是一種很沒有美感的東西。無論是畫面的呈現(有一次看到忘了是哪台新聞標題的字都快要比主播的臉還大還閃)、音調音量、臉部表情、新聞內容,都是沒有美感的產品,包括為了銜接上下兩則不同新聞時中間所要講的話,都刻意的令人尷尬。 相較於美國新聞的幽默傳統、日本新聞的沈穩優雅,我對台灣的新聞只能用「野蠻」來形容。這堆垃圾,我有公德心一點,要看也回家自己悶著看,也不要在公眾場合播放去污染其它人的心靈。 唉唉~本人對台灣新聞界的「微言」實在太多了。問題是台灣的新聞根本還沒到一般的「水準品質」,卻又有著超乎一般國家的「量」,好像台灣的民主,根本人民的素質腦袋還停留在威權,但言論卻又開放到不需證據不必負責,最後,什麼東西在台灣,看起來都只是「野蠻」二字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