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is Yeh (閃靈樂團執行長)
關於部落格
我多半都在臉書唷~! www.facebook.com/dorisofficial 或是www.facebook.com/dorisyeh
  • 152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0,我的Loud Park,我的私密紀錄。

另一部份的緊張感來自於,這次能夠登上亞洲金屬音樂祭的最大舞台「LOUD PARK」,對自己樂團生涯是一次重要的肯定。四年前曾經特地買票來日本參加LOUD PARK,LOUD PARK九成以上都是歐美團,只有兩三個日本團,那時就嚮往站上舞台的一天。雖然我們表演過的歐美音樂祭也很大,但必竟不曾站在台下嚮往過,因此那份衝擊感完全不同啊! 抵達日本之前,就已經知道唱片公司幫我們安排了一連串的訪問和簽名會。抵達當天下機後就直奔秋葉原的TOWER RECORDS,必竟隔天就是大音樂祭,會後主辦單位也會辦我們的簽名會,因此還一度懷疑會不會有人來淘兒這場。但八點半開始,人龍準時出現,大概有一百多位樂迷!大一半是剛下班還穿著西裝就趕來,簽了名之後還說:「明天LOUD PARK見!」有樂迷自己手繪了閃靈的日式「浮世繪」送我們,這禮物的濃濃和風讓人心暖。簽完名之後回休息室,按日本人的習慣還不能馬上離開,因為成群的樂迷還在外面等。約莫二十分鐘後我們離開,但真的還有樂迷在外等候,一路目送我們離開。其中一位樂迷在八樓的電梯前跟我們說拜拜,等電梯到一樓時,門一打開又看見他,看來他是從八樓手扶梯奔跑下來,日本樂迷真的非常好玩。 隔天一早車子抵達會場,按照手上的時間表開始逐一按表操課,在大音樂祭表演最棒的就是有舒適的休息室,還有自助式的後台餐廳。但這次自己同時擔任tour manager真的是個讓人壽命減短的選擇。不但要專注準備自己舞台上的音樂表現,還要顧及交通食宿、backline和攝影錄影等硬體器材、工作過程的所有細節,還有商品和台日兩邊的媒體拍攝和專訪。 好,為了放鬆心情,倒了一杯紅酒,再從小冰箱裡拿出一罐啤酒,開始混著喝。經過幾年的訓練,抓到微醺感而不至於醉到麻木,還算拿手。換好衣服,化妝,準備登場。由於連身褲的褲子過短,衣領又開到肚臍,因此閃到後台偏僻一角開始做簡單的瑜伽。待工作人員把舞台上的器材setting好,金剛經版本的intro下去,孤獨的一大片藍燈從鼓座最上方灑下來,全場的樂迷已經開始鼓噪大喊「CHTHONIC!」「CHTHONIC!」 震耳的呼喊傳到耳裡,到這裡心情已經鬆一半,和過去自己的對決已經直接四比一的來到下半場。 等到一衝上台,眼前的景象真是我看過自WACKEN OPEN AIR和OZZFEST以來最爽的場面。前排樂迷已經被擠到快折腰,兩邊搖滾區的中間形成幾乎暴動的MOSH PIT,後方和看台區則是環繞出一大片高舉雙手的人海。 我感覺自己比平常更具侵略性。也許是有一種「終於給你踩在LOUD PARK舞台上」了的魄氣! 猶記2007年,即使有著OZZFEST和WACKEN的氣勢挾持,曾希望可以排上LOUD PARK,但沒有達成。2009年簽約英國環球,發行了十殿,成為閃靈有史以來在國際上賣最好的一張專輯,接著完成去年底在美國和英國的一個半月巡迴(中間發生了更多比2007年歐美巡迴時更狗屁倒灶的遭遇);歷經了一些事,又換了幾個booking agent,包括去年底毅然決定結束和前美國經紀人的合約,自己扛起所有國外經紀人必須具有的任務。 2010年,英國環球再接再勵發行了單曲Painkiller,日本也預計發行精選輯,閃靈同時在亞洲城市舉辦solo concert。雜誌訪問也沒有因為過了唱片宣傳期而中斷,是件好事,包括Kerrang!、Metal Hammer等歐美雜誌持續報導,其中英國一本權威重金屬雜誌「Terrorizer」的年度投票,唱片公司第一時間捎來訊息,說閃靈獲得最佳樂團第二名...。媽啦,Terrorizer耶!總是在低潮時會有個意想不到的驚喜。起起伏伏,是我樂團人生的寫照。 這龐大的回憶和現狀,在短短五秒內從我的腦內閃過它們的殘影。台下的觀眾看到的是台上準備演出的我們,而我眼裡看到台下的不只是觀眾,還包括造成眼前景象背後的一大串故事。 好了可以停了,先讓我準備一個把台下炸翻的動作吧。 第一首再闖閰獄,丹尼在intro一完,準備進第一首歌時,因為一旁的機櫃被工作人員動到原有的設定,所以中間產生幾秒的空隙,突如其來讓台上的大家捏了把冷汗。不過通常這種時候,我和小黑會衝到台前,挑起觀眾的熱情,減緩彌漫在空間裡的緊張感。 前二首分別是再闖閻獄、大出草,我們通常不會一首唱完就停,而是會兩三首接在一起再停。唱歌的部份,即使在後台做了發聲練習(之前上了三個月的歌唱課),但在唱大出草時,雖然音準ok,但感覺仍不夠放,倒不是因為緊張,而是在第一首開始時通常需要很大的能量把自己從零推到一百,所以在瘋狂的彈奏、甩頭和對台下呼吼之後,沒有間歇地馬上要進行下一首柔美的歌唱旋律,整個人用手排換檔時要拿捏好踩離合器的時間,不然我的大出草就會大出包。不過到了孽鏡沈暮,可以明顯感受全場都愈來愈駭,眼前不斷出現circle pit,高舉雙手的觀眾。有幾個還是前兩次的簽名會看到的熟悉面孔。 到了鬼縛,看來大家都很熟這首歌,簡直就是駭翻了。在台上愈來愈自在的我,看到前排的樂迷,還會對著他們露出微笑!(真是太不metal了….)。緊接演唱的是我們上個月發行的新單曲Painkiller。因為同天當晚有這首歌的原唱樂團,也就是英國樂團猶大祭司主唱Halford的表演,所以這首歌幾乎大家都熟,全場大合場「This! Is! the Painkiller!」真的很棒。 接著是醒靈寺,還是很駭,Loud Park的觀眾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到了最後一首前,主唱飛踢說這即將是最後一首,台下傳來「No!」的呼吼,其我心裡也是這麼吶喊著。最後一首「半屍橫氣山林」,飛踢和小黑一起帶著全場「嘿」(我真的覺得「嘿(hey)」才是搖滾界最高的共通語言),燈光灑滿了全場,看到好遠好多的人,手都一起舉起來了。Loud Park,我不會忘記我們曾經站上這個舞台的。 結束後,看得出丹尼對一開始電腦的事情仍放在心上,但總體來說,大家還是相當滿意的。休息不到半小時,喝了幾口水,在會場的簽名會開始,用紅龍圍起的樂迷們,有些已經穿起閃靈的T恤,這次針對Loud Park只壓了兩百件,第一天就幾乎sold out。 緊接著是一連串不得休息的專訪,主辦單位有安排媒體專訪的房間,在那裡看到了許多當天演出的國外樂團也同時受訪。我們輪流接受了YOUNG GUITAR、BURRN!!、BASS MAGAZINE、SPACE SHOWER TV、EAT MAGAZINE以及主辦單位合作的電台訪問。 在回去的車上,我瑟縮在單人座位上,沒多久就睡著了,做了一個很深很長的夢,等到車子抵達涉谷的飯店,我還一度忘記身在何處。晚上等其它團員從會場陸續回到飯店後,我們在丹尼和小郭那間房間舉辦小小慶功PARTY!大家拿著酒互相乾杯,開心的像是考完大學一樣! 所有結果都得來不易、都不是本來就應該給我準備好的,我們走的每一步從來就不輕鬆,但相較其它樂團,如此紮實不虛的成績,我感到踏實。 回國後這幾天,又開始埋頭在接下來的英國巡迴和年底台灣演唱會的事情。每抵達了一個目標,就看見了更遠的終點,我們是這樣不停地前進。這不是堅持,而是我們生命必然進行的方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