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is Yeh (閃靈樂團執行長)

關於部落格
我多半都在臉書唷~! www.facebook.com/dorisofficial 或是www.facebook.com/dorisyeh
  • 1525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連攝影棚都走IKEA風,導播又是金髮正妹,瑞典才是人住的國家啊~

STUGART(不會拚)是個歐洲有名的美麗城市,但可惜我們只能在飯店和市中心活動。這次我們在飯店的會議廳接受記者訪問,包括德國幾家有名的雜誌都到場,由德國的宣傳人員先播放MV,然後團員們分為兩組,讓多家媒體可以同時進行訪問。因為訪問進行得很久,記者們會問的問題其實大同小異,但閃靈的每個團員很厲害的都像是第一次遇到這個問題般的耐心回答,還可以重複的一搭一唱,有時真的是覺得本團實在是太專業了。 當晚我們在當地宣傳去吃德國傳統料理,每個人都點了名產烤德國豬腳,但上菜後全部都傻了,因為豬腳大的跟鼓手小蛋泥的頭一樣,連隔壁桌的德國老夫婦都一直看著我們笑,好像全天下第一次看到整桌每人各叫一盤豬腳,後來我們才聽說德國人通常都是一群人點一份一起share...。 回程時一樣是德國男載我們,他在無限速高速公路上飆出兩百的時速給我們看,旁邊卻還是有呼嘯而過的小轎車,看一看超他車的竟然是一位中年婦女,德國男很無奈的說她至少有開到兩百三,但因為車型關係,不然他絕對不會讓別人超他的車...。 接著我們來到了第四站瑞典,這裡有兩個城市要進行訪問,一個是高森保,一個是斯德哥爾摩。我們這次在下塌旅館的會議廳作完訪問,接著又應一家雜誌之邀到街上拍攝宣傳照,又要著妝走過大街人群,我真的不習慣拍外景啊!第二天到了斯德哥爾摩,接受當地大報和電視台採訪,瑞典電視台很好奇地要我示範畫屍妝給他們拍,心想屍妝這種東西應該是你們北歐人畫給我們看的吧(汗)..。不過後來知道是因為閃靈的屍妝和北歐的在線條和意義上都有所不同的關係,他們也很好奇台灣人的屍妝會怎麼畫。 後來趕去斯德哥爾摩電視台因為計程車調車關係導致我們遲到,等我們一抵達時,電視台的人就立刻跑出來說:「只剩兩分鐘了快衝進來啊!」我們大雪衣一脫馬上進到熱呼呼的攝影棚,一看那簡直就是IKEA式裝璜的攝影棚嘛~(北歐人就是要徹頭徹尾的IKEA就對了)。而且很妙的是,一個棚裡,三個角落各有不同組人馬,分別是報天氣的、介紹花卉的,然後是我們和一位帥哥主持人,這是同一個娛樂節目的內容,而導播(這女生根本是紮了馬尾的凱特摩絲)在三組人馬中間輪流拍攝,也足見瑞典人對娛樂生活的定義真的超多元又寛廣啊! 這是斯德哥爾摩首都電視台,一切裝璜包括辦公室和攝影棚都很家居,很IKEA,沒有距離感,跟台灣電視台愛講究外表架勢和排場的想法差很多。而在這裡面的男男女女不是帥就是正,老的也有型,大家雖然忙碌,但步調卻很有品質,又有品味。台灣人每天忙成這樣,錢賺得沒有比人家多,完成的事還比人家少,生活也沒有過得比較有意義。所以每次來北歐都會讓我想起人生的意義這回事。 隔天一早我們又踏上旅程,到此行最後一站日本,一想到去日本,竟然有回家的感覺,大概是因為又可以走到何處都可以吃到麵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